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碎裂2

*第一人称预警,文笔啰嗦

*结局be,OOC

*祝高三党旗开得胜!有聚聚在怕什么!

*前文http://phecda596.lofter.com/post/1d4e3b48_ea6564f

最近工作忙前忙后,内心烦躁,便一直没察觉到日向创一连几天的异常。

直到那天晚上,卫生间传来隐约的啜泣声,我把头疼一下抛到九霄云外,急匆匆地赶过去,可到了门前又下意识地放轻脚步---我不知道如何去问。日向在我面前总是有意识地隐藏起他脆弱的一面,如果现在打开这扇门,日向筑起的保护壳就会被我轻易打碎,我不想这样。

想到这点,头脑又开始胀痛,我按压着太阳穴,靠着墙边轻轻坐下,听他压抑着的断断续续的哭声。

日向的戒备心极强,却又能很容易的相信别人。两年来,我目睹他的改变,他慢慢长高,渐渐回应我的玩笑,提醒我购入生活用品,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对我的称呼。

接他回家那天,他醒来找水喝,我专注地在书房敲代码,他端着杯子静静地待在门口等着我。

啊,累死了,完工。我合上电脑,敲打酸痛的肩膀,一回头就看见他抱着膝盖坐在门边,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崇拜的光芒。

"醒了?等我多久了?怎么不叫我?"我笑眯眯地坐在他旁边。

他摇摇头害羞地说,"没有多久。"他的手指摩擦着杯把漂亮的纹路,那是我之前接满水放在他床头的杯子。

"要喝大麦茶吗?我很喜欢哦。"我对他指指桌上的茶壶。

"嗯,谢谢..."

"停,换个称呼,我想想...直接叫我东野吧,不要用敬称了,我还不想承认我已经老了!"

"诶?......"日向错愕地看着我。

"名义上是监护人,其实是朋友不是很好吗?虽然年龄有点......"我故作失落,日向握住我的手,坚定的神色有些好笑,"好的...东野,请多多指教。"

说话的声音打断了回忆,是日向。

"他们、他们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,东野其实不喜欢我..."哭声。

"...出流,我很讨人厌吗?出流讨厌我吗?"一段沉默。

"可是爸爸妈妈不要我了,一定是我做了让他们生气的事,如果我让东野生气了,东野也会丢下我吗?"沉默。

"出流,我好害怕...出流不会离开我吧?"沉默。

"出流只有我,那我也只有出流就够了..."

血管里的血液仿佛暴露在极夜之下,我恍惚地走进卧室,脑袋里乱糟糟一团,听着钟表咔哒咔哒也不知想了些什么,一觉睡到天亮。

发现"真相"后,我突然想起院长的话,只是现在才理解所谓"妄想症"的真正意义。

日向从没跟我提过他这个"看不见的朋友"的事,我猜是因为被院长告诫过不能对其他人说,亦或是因为我不足够让日向放心到可以倾诉,无论是被欺负的事,还是这件事。他还太小,害怕我会抛弃他。

两年像是两天,我感到有心无力。心里仿佛扎了根刺,即使愈合长出新肉,刺还在伤口里隐隐作痛。

因为有了合理的解释,奇怪的小细节就都明朗起来。譬如吃早饭时日向会突然笑起来,他说是因为太好吃;挑选到他不太喜欢的衣服时,从试衣间出来后又很高兴,他说穿上挺舒服的。

这些不是因为我,是因为"出流"的存在。

我想我是感谢"出流"的,因为"出流"和我一样,在保护日向,陪伴日向。我能为日向做到的,只有给予他一个遮风挡雨的屋檐,但他的人生,却有"出流"保驾护航。

至于此刻,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---日向受伤了。

"好疼的样子...创君,不出声的话你晕过去我都不知道!"

日向脸色发白,紧紧揪住衣服下摆,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。

"没关系,男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,谁都会受伤疼痛,这样才会感到自己还活着啊。"我给他围上纱布,"创君认为正确的事就大胆做,我可不怕被老师找,这方面我很有经验的。"我收回药瓶。

"但是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"日向重重点头,偷偷擦了下眼睛,我摆弄药箱装没看见。"今年的儿童节也快到了,礼物就送药箱怎么样?提前知道了是不是一点也不期待了?"他破涕为笑。

除了他过生日,平常我是不怎么送礼物的,看他有需要我就买来放他门口,日向会写个"谢谢"字样的纸条放我书房,有时撞见我,就直接向我道谢,但我还是向他要字条。从幼稚到成熟的字迹,从幼稚到成熟的人生,不知不觉,跟着我走的小豆丁就长到了我的高度。

在我想看樱花的时候,已经过了时节,日子过着过着,樱花不经意间飘进窗口,才发觉又是一年。

高中假期的第一天,乌云沉沉,我做完早饭,迟迟不见晨练的日向回来。我带上两把雨伞,顺路去寻,在公园的树荫下看见日向在哭。他有多久没哭了呢,我不记得了。

日向惊慌失措地抱着空气中的某处:"出流?出流!你怎么了?回答我啊!"

他手臂用力的样子不像故意维持,似乎真的在抱着一个人,那个封存在我记忆中的存在"出流",不仅仅是妄想出来的。

"创君,发生什么事了?"我远远喊道。

日向没动。

我逐渐勾勒出他怀中一个人的轮廓,那个人和日向面对面坐在草地上,头轻轻枕在日向肩上,闭着眼睛,好像只是睡着的样子。

"是...‘出流’吗?"我安抚地摸了摸日向的背。

"...对不起。"日向慢慢冷静下来。

"这不重要,‘出流’怎么了?"

"他突然掉下来了,一直没醒,右手也不见了......"

"事情怎么发生的?"

"...就突然,我听见后面有玻璃打碎的声音,然后看见出流躺在地上昏迷不醒,右手碎了,我怎么拼都拼不好,然后它们就不见了......"

我想我的表情太严肃了,日向抱着出流越发不安。

"创君,你能带走他吗?"

"应该背得动。"

"我们回家再说。"

一切只能跟着日向的动作去猜。日向让出流轻轻倚着树,接着蹲下身扶到背上,还小心地让他的手臂环住脖子,走出不远出流似乎有点下滑,日向向上颠了颠。我毫不怀疑他的背上真的有重量,他的肌肉在用力,呼吸在加快。

在我的视觉里,这姿势怪异极了,因为我只能看见日向一个人。我忍不住摸向出流的位置,随之扑了个空。

天边响起雷声,黑云滚滚。

暴风雨要来了。

tbc.

五章完结,我马上填平这个坑,过几天还有一篇。

当初设定东野的时候很简单,大概就这样:东野,"我",见证者,叙事者,xxx(结局)。是的不要怀疑,我连东野是男女都不知道,你们怎么带入都没问题。

评论(3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