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论哥哥害羞的底线 2

我没坑,神日我打死也不坑!

不知什么风格,但我专业撒糖一百年!

私设,具体点我主页看前文。

我也不会发链接直通什么的,有没有哪个小伙伴教教我?

接受就往下吧!

2
“出流,亲吻是什么感觉?”

日向写作业卡到难题上时,就会不知不觉神游——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盯着神座发呆。

神座的嘴唇薄而有型,在灯光下泛着晶亮的光泽,笑起来一定会弯出优美的弧度,但他笑的次数日向一只手就能数过来。

“也是啊,出流你也不知道。”

他们的书桌并在一起,座位之间只隔了一个椅子的宽度,后面是两张床,被子叠成一丝不苟的方块型的是神座的,而只简单地折了三折铺在床上的是日向的。

日向曾质疑神座叠被子的方式纯属是浪费时间。神座比他早起,他不知道神座每天起这么早有什么事要干,但他没兴趣去问,反正神座会准时叫他起床。

小时候他俩开始独自叠被子时,日向就猜想,神座早起是不是就是为了叠出好看的被子,以博得父母的赞赏,但父母压根就没提过这件事。

也许正是因为神座,小小的日向就已经初显奇怪的吐槽技能了。

“出流,你不觉得你叠的被子很花时间吗?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睡觉呢?”

“为什么创觉得很花时间?”

“唔…因为我叠这个会很长时间吧…”

“那我们来比比吧!如果我赢了,出流要请我吃草饼!”

“如果创输了,创要把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小孩子没有钱,想吃草饼只能拜托父母买回家,而且作为甜品,只被允许当成饭后的零嘴。

但是神座有谜之金钱来源,于是日向开心地到弟弟这里蹭草饼吃。

日向坚信自己会赢得草饼。

“一,二!开始!”

两人站在床上。

日向潇洒地一抻被子,抖搂平,接着折好整齐的一折,然后翻过去,抹平。好的,大功告成!出流呢?

然后他转过头,看见神座气定神闲地盘腿坐在床上,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他,旁边是每天早上看过无数遍的方块。

……你刚刚真的叠了吗?!

日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他的草饼没有了。

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。

神座从另一端跳到他的床上,抱住他道。

“创,别哭,如果想吃,我可以随时给你买草饼。”

日向环住神座的腰,把沾满眼泪的脸埋到他的颈窝里,抽噎声闷闷地传来。

“呜…都约、定好了,愿呜…赌服输,出流想、要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出流?”

“我晚上再拿。”

“嗯…”

快入秋的风已经微带了些凉意,徐徐地吹进两人的房间。

日向已经睡熟了,脸上的泪痕早就被洗干净。

神座下床,走到日向床边。他弯下腰,双手撑在日向颈侧,长发倾泄下来,挡住了窗外明亮的月光。

神座闭上眼,轻轻把嘴唇贴在日向的唇上,一脸庄严和虔诚。

几秒在这美好的场景中仿佛被拉得很长,日升月落,星河灿烂。

神座起身,抬手抚摸嘴唇,上面似乎还留有温暖的触感。他钻进被子里,不一会也陷入梦乡。

第二天早上,日向被神座叫醒后,迷糊地想起昨天的约定。

“出流,昨天晚上你拿完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拿的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出流不告诉我,我也能找到。”

然后日向在神座悠悠的注视下,持续一天翻箱倒柜。

于是这个不知如何实现的约定,成为了日向以后人生中的“出流谜团笔记”的第一条。

即使过了十多年,日向仍记得那天抱住他的神座身上,那股安心的香味。

神座专心致志地写作业。当日向看到他正在写最后一道大题的步骤时,才意识到自己又盯着神座发呆了。

“出流,我卡题了!写完教教我!”

“嗯。”

日向把椅子挪到神座旁边,鼻子凑近他的肩颈处。

“唔,你身上还是好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创,亲吻感觉很温暖。”

“喔。……嗯?!”

“出流!你老实交代!你是不是跟别人……”

“没有。”

于是,日向无意的一次询问似乎捅出了神座的一个“大秘密”,成为了“出流谜团笔记”的第六条。

tbc.

才想起来自己开的坑打的tbc……不管了,说什么都要写完。

感觉他们俩之间的这种是比“爱”更深的东西,你们体会到就好,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出来_(:з」∠)_

说起来,小伙伴们有萌维勇的吗?里面勇利也曾说,他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不是任何“爱情”“亲情”这种词能形容的,但请他斗胆称之为“爱”。……嗯,完美地描述出来了我萌神日和其他cp的的理由!\(//∇//)\

他们吻上的画面,我光脑补了一下就感觉有种“岁月静好”的感觉啊!
有没有哪位太太想画画这个场景啊?这种感觉感觉自己没有表达出来啊_(:з」∠)_

希望喜欢神日的小伙伴们看的开心!

不知何年何月更_(:з」∠)_

评论(4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