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碎裂 1

*这篇是我“记梗”里虐梗合到一起的产物,be慎入
*旁观者视觉,旁观者视觉,旁观者视觉,雷者慎入
*架空私设多,平淡日常风,换种风格写写,篇幅长,拖更
*深究党慎入,有些事没做过不知道,跟着感觉走
*欢迎关注收藏评论

chapter 1

那年冬天最冷的时候,我收养了这个孩子,他叫日向创,今年五岁。

院长一遍遍劝告我,日向创有妄想症,神神叨叨,总是说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,让我放弃他选个健康活泼的孩子。孤儿院这种地方能有几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呢,都是可怜的人,既然有眼缘,就带走他吧。院长说的话我没怎么放在心上,小孩子难免寂寞,幻想有个朋友也情有可原。这孩子看起来挺招人喜欢的。

我办好手续,院长摇摇头,不再说些什么。我牵着日向向院长告别,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要做的事。小小的日向身高还不及我的腰,紧紧握住我的手,缩在我旁边摇摇头。孤儿院里的东西没有一样属于他,没有哪个人牵挂他,生活了五年只带走一身衣服,旧的发白。

我看日向在抖,小手冷冰冰的,又给他裹了一层,他抬头向我笑笑,眼神溢满感激。我又是心酸,又有点失落。才见面几天而已,感情是需要时光来沉淀的,我安慰自己。

五岁这年纪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是逐渐走向懂事的年纪。我快奔三了,心却怎么也激情不起来,平平淡淡地就滑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,走在街上看着美满的一家三口,却有一种孤独的感觉。于是平生第一次冲动,没和父母商量,跑到这家孤儿院,收养了日向。

我是突然到访的,没有通知院长。普通的大门上有许多划痕,有些不规则的几何图形,推门进去,一下跑过去几个孩子,我的出现显然给他们吓了一跳,他们聚集在一起,离我远远的一小堆,有点害怕地看着我。我嘘了一声,蹲下身平视他们,轻声问,你们院长在哪里,我是来送礼物的。我指了指手里塑料袋里的水果,这是来的时候匆匆忙忙挑选的,空手来显得太寒酸。

袋里飘出来水果的芳香,几个孩子眼巴巴盯着袋子,偷偷咽了咽口水。我拿出一袋蓝莓递给他们,几个孩子眼睛一动不动盯着。中间一个稍大的孩子把眼神转向我,院长阿姨在三楼,他说完就低下头。没有人接我手里的蓝莓,他们动都没动,只是盯着。

你是来挑选我们的吗,旁边的一个小女孩脆生生地问,声音有点抖。我来看看你们,我答道,我笑的更温柔些,把袋子放到地上,起身敲了敲有点麻的腿。谢谢你们,我真诚地道了谢,转身向楼上走去,走廊里空荡荡的,走出几步后听到身后传来塑料袋的响声。我不知道这袋蓝莓他们最后有没有吃,量不多还挺贵的。

走到三楼,每个房间里都有不同年龄的孩子,有的捧着图画书,有的在做游戏,即使我放轻脚步,他们还是停下动作转头看我。

走到尽头,我敲敲院长室的门,脚步声逐渐接近。开门的是一位看起来有些苍老的女士,画着淡妆,穿着朴素,戴着针织帽,黑白发丝服帖地压在脖颈处。她看到我挺惊讶,警惕地问明我的来意。

我和她寒暄一阵,进了门,把水果放在桌子上。我和她谈社会,谈过往,谈孩子们,她好像很开心,说到孩子们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,倦怠一扫而光,变得神采奕奕。

外面下着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,薄云遮不住阳光,穿过云层温柔地铺洒在雪地上,好像镀了一层金光,雪花静静地打着转,不急不缓地落下来。在这美好的场景中,我第一次看见了日向创,偌大白色中一个小小的背影,安静地立在那。

这孩子是谁,我指指远处那小团。院长顺着我手的方向看去,然后皱起眉头,小声嘀咕,这回又看见什么了。她起身打开窗户,大喊道,日向,回来,会感冒的!日向转身摆摆手臂,小跑回来,雪地印上他的脚印,我逐渐看清了他的模样。灰绿色的眼睛,短短的头发竖起一根呆毛,穿着笨重的大衣也看起来很瘦小,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。

院长叹口气,从抽屉里抽出一摞纸,翻翻找找拿出其中一张递给我。他叫日向创,资料都写在这上面,一岁的时候被父母扔在孤儿院门口的长凳上,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那里哭,真是可怜,小小年纪,院长长吁短叹。

我拿起资料,照片上的孩子和我刚才看见的差不多,抿着嘴角笑得很腼腆,下面文字写了他几年来体检的身体状况,总体看起来很健康,有些营养不良。最后写着他被收留的原因和几年来的表现,就像院长说的,他被遗弃后就住进了孤儿院,平时听话懂事,喜欢看书,还会主动帮忙打扫,和其他孩子的关系也不错,最后写了一句话,有轻微妄想症状。

我放下资料,手指划过这句话,问道,这是什么意思。院长犹豫道,这孩子平时都挺好,就是有时候会偷偷和我说他有一个别人都看不见的朋友,我给他找来过心理医生,但医生说他精神没有问题,可能存在妄想症,让他多交些朋友,也许会好转。可他平时……唉,你考虑考虑吧,这还有其他孩子的资料,你……

不了,院长,谢谢你,我把资料推还给她。我想去见见日向创。院长一瞬间似乎松了一口气,眉头却又皱起来,我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起身去开门。我也不是猜不到她的心思,少个孩子就少个负担,但她是真喜欢这些孩子,怕没托付给好人家,说出实情又怕我会反悔,还担心日向的症状会给我带来麻烦。经过之前的交谈,她对我挺有好感,真心希望我能选个称心意的孩子,但我心意已决。

于是我和日向创第一次面对面,他拘谨地坐在对面,向我问好后就一直低着头,我们谁也没出声,我在观察他。我拒绝了院长的陪伴,所以这时候的日向应该非常忐忑,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没沉默多久。那个,请问您是打算收养我吗,他盯着我的眼睛问,眼神没有丝毫闪避,我在心里挑挑眉。

这个打算还没决定下来,我这样答道。其实我已经肯定自己不会改变选项了,我喜欢这个孩子,他像一束阳光。但我还不了解他,我还没留给他什么印象,贸然领回家只会起到反作用。

我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条多种绿色相间的手编绳递给他,说道,这是送给你的礼物,很衬你的眼睛。这是个巧合,选的时候只是觉得绿色养眼才买的,没想到歪打正着。

日向创看着手绳,对我道了谢,小心地伸长手臂。我握住他的手道,我帮你系上。嗯,他点点头回答,眼睛弯弯的。

之后我又隔三差五地来看他,给他带书,带玩具,带各种各样的水果和甜点,他好像格外喜欢草饼,对樱饼倒是不感冒,不如说是非常讨厌。他吃草饼的时候脸上有幸福的表情,吃樱饼时嚼的一脸痛苦,我偷偷在心里乐,只有这时候他在我面前才不那么生疏拘谨,像个普通的五岁小孩子。

我每次来见日向,院长都会提醒我他妄想症的事,看到我的执着,她似乎不再担心把我吓跑的问题。每次我都轻描淡写地回答我知道了,但一次都没在日向面前提起过,我不认为这很严重,因为日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自从第一场雪后,冰还没结成就化没了,之后一直断断续续的下了又化。我作为自由工作者,每天在家接工作办公,不像工薪族忙的不着边际,偶尔给远方的父母打个电话,寄些钱过去,两位老人到各处走走,玩的逍遥自在。多亏我大学那段时间的努力,在同龄人持续奋斗的日子里,我的生活已经步入正轨,存款足够多。我给日向打点好学前班的位子和一些生活物资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

买衣服的时候明显比其他孩子小一码,或是听着他未来班级同学们流利的朗读声时,我又心疼又担心,而买到促销的草饼时我又会暗喜。我笑笑自己的傻气。

我环视着变满的屋子,决定正式接回日向创,这个晚上,下了这个冬天里最大的一场雪,我有点担心第二天的路,开车的时候要小心一些,临睡前我这么想着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一早拉开大门,北风呼啸,雪像沙子一样吹了满天。我裹得严严实实,给日向带了几件厚大衣,车慢悠悠地往前挪,喇叭声一片。直到中午,我才接回日向,天灰蒙蒙的像是到了晚上。路上开的不平稳,我给他调好椅背,让他躺着休息,他还是有点拘谨,僵硬地躺着,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坐车,对哪里都好奇却又不敢伸手触碰。

我心里叹口气,没说话,这种事还得他自己慢慢适应,我帮不上什么忙。日向到处看,我摸摸他的头,堵车的功夫给他盖了件衣服。再次转头看他时,他已经睡着了。



tbc.

下篇神座出场。

评论(10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