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恶果

*第一人称注意
*OOC预警

“你是做不到的。”别白费力气了。

我最讨厌他对我说这句话,即使我不愿承认这个事实,我也宁可它腐烂在污泥中。

他以让我难堪为乐,他期待看到我倒下的样子,他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,冷眼看着我狼狈地解决麻烦。

这是我犯下的过错,都是因为那场实验,我提供了数量可观的来自身体各部分的细胞——这还是我在计划书上看见的。实验期间我怀着对才能的期待和渴望陷入了深度昏迷中,无知无觉地躺了一个月。

再次醒来,就被告知实验失败的消息。那些人草草地塞给我一厚摞报酬,没做出任何交代。一个月的时间换了一笔钱,没有才能,没有奇迹。

又过了一个月,我回到了日常生活的状态,衰弱的身体功能又充满活力地运转起来,没留给我丝毫可以感到后悔的机会。我本以为生活再也不会有任何起伏了。

放学后,我被老师留在化学实验室补落下的报告。这位老师热心地交给我实验有关的器材和一把教室的钥匙,接了电话就因急事匆匆离开。我只好翻着实验介绍,生涩地模仿图片上的过程。

走廊里的声音慢慢消失了,我还没有吃晚饭,窗外已经逐渐染上夕阳的颜色。

第三次了,我倒掉烧杯里粘稠的液体,洁净的玻璃面上留下污浊的痕迹,我伸手去扭水管把手。

“你是做不到的。”

我猛然抬头看向声源处,一个被黑色包裹的人站在夕阳的阴影里。我疑惑自己是否因为过于专注而没有听见任何声响,我放下烧杯。

“你那句话,什么意思。”我压抑着烦躁的怒火。

没有回应,他踏出一小步,刚好让我看清他的脸。

我呆愣地盯着他的脸,喉咙里像是噎了棉花般堵塞住呼吸,我撑住了实验台才堪堪没有摔倒。

一切都清楚了。

他欣赏着我扭曲的表情,那张与我相似的面孔像是抹了石蜡,僵化在骨骼上,只有红瞳里闪过愉悦的光,他被取悦了。

在他面前,我像个劣质品。

“你这个怪物、咳呃”他身形快速移到我面前,并起双指在我身上重重击打了几个地方,酸痛感扩散到各个角落,我有点想吐。

踉跄了几步,我顺着墙滑坐在地,捂着嘴干呕几声。

“你创造了我,日向创,你创造了神座出流。”

他的影子完全笼罩过来,居高临下地用无机质的眼瞳睨向我,发出了和我相同的声音。

是,我犯下了罪,我招致了恶果,第一眼看见他,我就意识到了。

他与我太过相近,又与我完全不同,他不应存在于此。

“你是做不到的。”他如此道。

评论(10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