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论哥哥害羞的底线4

*与前系列风格不同
*满足私欲,超级OOC预警←看到了吗!

4

日向对神座的每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他反复擦拭那些记忆,有时候拿出来晒晒太阳,小心的不让它们发霉腐烂。多亏如此,直到现在,它们还泛着酸酸甜甜的味道。

他是出流最亲近的人——这是他最高兴的事,这是从某天开始突然发现的。

……

神座出流从小沉默寡言,甚至被怀疑有自闭症倾向,但除了不怎么说话外,其他一切都很正常,而且智力明显高于同龄人。

父母换着花样逗神座笑,使出浑身解数,他连个正脸都没给,低着头摆弄拼图。日向看着父母搞怪的表演,兴奋地躺在沙发上滚来滚去,脚一踢,快拼好的拼图飞的到处都是。

空气安静极了。

神座手里还拿着一块拼图,红瞳一动不动地盯着空了的纸板。两个大人蹲在沙发边,伸出的手掌里捧着零碎的拼图,看着对方互相使眼色。日向坐起身,一脸愧疚。

这次真的搞砸了,出流居然没有预料到吗?

日向以为神座会哭——即便弟弟的情绪总是毫无波动,他冷淡极了。但他知道神座对着这副拼图拼了整整一天,史无前例。

“出流……对不起,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我帮你拼回去,你别哭……”日向回过神,焦急地爬到神座面前,手忙脚乱地捡起散落到各处的拼图——零零碎碎的纸片一如他慌乱的心。

他弯腰去拿地上的拼图,偷偷抬眼窥探神座的表情,没想到直直撞进了那抹深邃的暗红中,他手一抖,捏得更紧,脆弱的纸壳微微弯折。

神座垂下眼睑,扔掉手里的拼图,绕过日向走回房间,房门关上时发出“咔哒”一声轻响。

两个沉默的大人一致看向日向创,双双抬手指向紧关的房门,日向一脸菜色。

弟弟平时多受大人们的夸赞,但同时伴随的还有对他感情迟钝的同情。日向听到以弟弟为中心的夸赞也曾愤愤不平,然而随着次数增多,千篇一律的夸奖也变得索然无味,更缠绕在心头让他烦躁不安的是后半句客套的关心慰问。

他本以为弟弟是被人们推上尖顶的存在,而他只能卡在半山腰,费力地攀爬却找不到着手之处。但当那些拜访的家长们走进家门时,他看清楚了——那些人捧着装满了欣赏羡慕和嫉妒的玻璃杯,向他们倾倒飘满毒液的污水,混合着幸灾乐祸的、松了一口气的虚假笑容。

……创君和出流君真是两个出色的孩子呢,兄弟感情真好……出流君比我们家这个真让人省心不少,前几天还得了个一等奖吧,恭喜恭喜……天才儿童……你们家的福分……没有什么朋友……自闭……伤心事,抱歉抱歉……可惜了……

凭什么我弟弟,比我还优秀的出流,会被你们这些人给予同情,廉价又脆弱的同情!

现在神座第一次表露出生气亦或是伤心的倾向,他忐忑不安又不知所措。

日向收拾好拼图的碎片,捧着残局悄悄打开房门,神座正背对着他侧躺在床上,看不见表情。日向放下拼图,绕到床的另一侧,神座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。日向犹犹豫豫,不知是否应该叫醒他。

“把门锁上。”神座在他犹豫的档睁开眼睛,姿势没变。

“诶?出流……”

“快去。”

“哦。”日向心有疑问,却还是乖乖走到门口,在父母一脸好奇的口型比划中,无情地关门上锁隔绝了四道炽热的视线。

转过身,神座已经坐在床边,对哥哥抬手拍了拍身旁。日向看着他脸上一如往常的表情,心瞬时放下大半,忽略了细微的失望感。他爬上床,挪了挪紧紧挨向神座。

“创,你为什么害怕我?”

“嗯…害怕?我不怕出流啊。”日向一脸奇怪,他扭过头,鼻尖擦过神座的脸颊,轻风带起一阵痒意,日向“嗖”的后仰想拉开距离,他后知后觉到自己对弟弟的亲近。

神座一把环住他的腰给他带回原位,日向不敢扭头了,不知怎么他感觉耳朵有些热。他老老实实地缩在那不动了。

神座的视线变得有如实质,黏着他的侧脸,几秒后这种感觉消失了,宛若错觉一般。

“妈妈,不要和爸爸趴在门口偷听。”神座声音大了一些,带着儿童软儒的口吻。

“什么!妈妈才没唔…”声音明显从门缝近距离传进屋,日向忍不住在心里扶额,上一秒心里奇怪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神座又转向他,道:“创害怕我的眼泪,为什么?我也曾看过创流眼泪。”

他脸上难得浮起迷惑的神情,这点细微的变化也就朝夕相处的日向可以发现——他简直想凭空变出相机记录下这伟大的时刻。

神座隐约明白理由,但理解的线头忽隐忽现,他总是抓不住,这对他是无比新奇的体验。面对日向他经常出现这种情况,也许是因为他大脑里的情感区域发育得格外缓慢的缘故。

每次看到日向流眼泪,输了游戏、找不到玩具或者是不小心磕痛脚趾,当那与他别无二致的脸上出现委屈哀伤的神情,他的心就冒出酸痛的感觉,如浪花般一击一打,无法停止。颗颗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打湿了他递过去的手帕,泛着滚烫的热度。

明明只是盐水而已。

想着想着,神座真的感觉眼眶湿润了,眼前的景象开始扭曲旋转。但他仍看见日向一脸惊恐,脸上有痛苦的表情,大大的眼睛里映出了自己陌生的样子——那是悲伤。

泪珠真的落下来了,留下两道蜿蜒的水痕。

“出流,你怎么哭了!对不起,出流,你不要哭……对不起,有我在,我帮你把拼图拼好,你不要哭,你要我做什么都行……”

日向慌乱地抬手擦拭他的眼泪,话语颠三倒四,不停地道歉,说到最后声音也带上哽咽。他眼眶泛红,眼角膜却干涩无比,即使双手再轻柔,神座脸上还是感到些许刺痛,好似晒伤的感觉。

眼泪划出温柔的弧度,承载着感情的重量,一滴一滴,慢慢悠悠,在掉落前被擦走,终是找到了归处。

日向跪坐在床上,抱住神座,把他的头按在自己不算宽厚的胸膛上,衣服不一会湿了一块。

热源透过衣料传递过来,神座闭着眼,放任自己陷入怀抱,耳边急促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、拉长。

他想,自己不再需要日向的回答了。

而日向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坏了,想尽办法安慰他。

出流居然真的哭了!早知如此他应该向父母请教一下安慰人的秘诀!说实话,那幅拼图他可拼不回来,不知道能不能偷偷买幅新的,出流会高兴起来吗?可是心里闷闷疼疼的感觉是什么呢?

也就半分钟,神座把脸露出来又恢复成往日漠不关心的表情,只有眼睛肿得像个核桃。他伸出手指抹下未干的泪渍,探出舌尖,第一次尝到了眼泪的味道。

“出流,不要哭,我难受……”

“嗯,不会再让创为我伤心了。”

零散的拼图堆在地板上,其中弯折的一块偷偷微笑着,不再急于回到归处。

因为真正的归处已经被两个人找到了,不是吗?

……

“好可惜……”

“创?”

“我应该照下来的啊!”

“……”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剧场:

两个小孩从卧室里出来时,长头发的把头罩在衣服里,然而却是长发的在牵着短发的走。

“创君,出流君这是……”

“没事的妈妈,我和出流去卫生间,你们别过来!”

“你们俩不会是打架了吧,受伤了怕我看见?我不会说你们的哦。”

“怎么可能!我不会欺负出流的……”(哭了算不算,好有罪恶感。)

“好吧,小心别摔倒哦。”(能打到出流君一定是让着你了吧……)

评论(9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