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ecda

对不起,让我咸鱼吧

【神日】雨(完结HE)

甜文挑战(那篇记梗)拖了好久,正在努力填...我本意是只写个段子谁知道啰嗦了这么长...请耐心观看。

面对神日我就是个怀春少女



以下正文

"十一町转角有个咖啡店,初夏的一个雨天,我对店长一见钟情了。"


那天加班到很晚,不幸地错过了最后一辆末班车,伞被大风吹得左拉右拽,西装吸饱了水,又湿又黏地勒在身上。昏黄的路灯在大雨中颤巍巍地闪烁,竭尽所能地照亮了路标。

日向发现他走错路了。

当他生出就要淹没在大雨中的错觉时,不远处营业的小店让他热泪盈眶,在一众紧闭的店门里,那温暖的亮光好似蒸干了所有焦躁,他急匆匆迎着大雨跑进去。

店面很小,只够坐两三桌,柜台上放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。他实在太冷了,握着伞把的手已经有些僵硬,不一会在暖气的烘烤下变得又烫又麻,一小滩水积聚在他脚下,他没好意思乱动。门口黑白相间的小熊玩偶已经重复了好几声"欢迎光临",有些刺耳。

店长姗姗来迟时,日向正试图拧干衣摆。出乎他的意料,迎接他的不是娇小可爱的女性,而是与他身形相仿的男人,披着及膝的长发,周身散发出冷漠的气息。

日向夹着雨伞愣愣地看着他,心脏急促地向大脑输送氧气。

他只剩一个念头:

我完蛋了。



天气阴晴不定,水珠开始汇聚,又一个雨天,日向撑伞走进咖啡厅。

"欢迎光临,欢迎光临"

日向被吓了一跳,他都忘了这个玩偶的事。

今天他做好了长时间停留的准备,于是径直走向角落,然而四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称之为菜单的东西,疑惑时,店长端给他一杯泡好的咖啡。

随着弯腰的动作,胸牌直直垂落到他眼前,轻轻晃动着,上面是漂亮苍劲的手写体: 神座出流。

神座出流,神座出流,他在心里默念,端起咖啡抿了一口。

"好苦......"日向咂舌。

神座给他换了一杯,这回味道刚刚好,牛奶和砂糖掩盖掉了大部分苦涩。



这个咖啡店的位置不是很好,偏僻不说,也没有独特的风景,过往的行人来去匆匆,没有停下脚步哪怕向里面看上一眼。

神座似乎不在乎每天是否赚钱,他只是泡上一杯咖啡,抱着书窝在他的柜台后,不闻窗外事。

每次见到神座,他都在看不同的书,从来不重样。日向还见他看过杂志,不过兴致缺缺的样子。

除了看书,神座还养花,大大小小的花盆摆在咖啡厅的各个角落。这些花草长得很茂盛,看起来被照顾得很好。

有一次他来的时候,外面正下着绵软的小雨,无风的天气,雨丝轻柔。大部分的花盆已经被神座搬进屋里,剩下一些草本植物贴着墙根摆成一排,在外享受着大自然的恩惠。

神座挽起袖子,两手开工,仔细地修剪枝叶,再翻松土壤。雨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,头发湿漉漉地披散着,凝成几股,在他蹲下身时就可怜地堆在地上,衣服也湿透了。

日向几步跑到他身边,把他拉起来罩到伞下,掏出纸巾去擦他脸上的水。

"神座君,为什么现在出来做这种事啊!你会感冒的!"

"没事,只是因为今天雨的大小合适而已。而且雨水富含矿物质和细菌,对植物有好处。"

神座接过伞,闭上眼睛乖乖让他擦,日向突然觉得神座有点傻。他推着神座走进门。

"那也不能和植物一起淋雨啊,它们可不会感冒。"

"......即使我会很多事,能力也是有限的,"他摇了摇沾满泥土的两只手,"这里只有我一个人。"

日向顿了一下,"你快去洗个热水澡吧,雨不会那么快停的,一会我给你撑伞。"

"咖啡......"

"咖啡我也会,在柜台上放着嘛。"

"工作......"

"工作不急,期限还有很长呢。"

"......"顶着日向催促的视线,神座转身走进里间。

日向捡起神座刚刚晾在门口的伞,擦掉把手上的泥土,撑开比了比。

"......明天再去买一把大点的伞吧。"



日向冲咖啡的手法很娴熟,但也仅限于速溶咖啡,于是看着柜台上的咖啡豆,日向傻了眼。他大话都说出去了,还能不冲杯咖啡?

好在找了一圈,发现壶里还有剩余的温热咖啡,倒了一杯却是第一次尝到的苦味,完美还原了咖啡豆的本质。

他艰难地咽下这痛苦的一口,找到牛奶和砂糖,撕开半包砂糖,混着牛奶倒进去,拿勺搅拌几圈,抿了一口,味道丝毫没变。他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,却总是兑不出习惯的味道。不一会奶袋空了,他端起只剩半杯的咖啡。

"好像甜得有点腻了......"



除了没有菜单,店内的音乐也和其他咖啡店不同。虽然多种多样,有吉他、钢琴、小提琴,还有长笛,但都是独奏,没有任何背景音乐和伴奏。听了几次,他忍不住向神座提起这件事。

"是我自创的,不想写谱子就录下来了。"

"诶?全部吗?这些乐器!"

"业余而已。"

"不,已经足够厉害了......"

每首曲子都自成风格,衔接流畅,表达出不一样的丰富情感,仿佛他的灵魂在畅游,在演绎每个人的人生。这些曲子不需要爆发的震撼力,它每个音节,每个曲调,都可以深深地感染你。

"神座君,你还有这些曲子的音源吗?"

"有,你要?"

"太好了!需要电脑吗,还是手机?

"都可以。"

"那都存一份吧,麻烦你了。"

"嗯。"

"对了,还有神座君的电话,可以交换吗?"

"好。"

日向扬起笑容。



一件事持续坚持21天便可以成为习惯,日向不记得在哪里读过这句话了。他曾经试过,一点也不好使,比起习惯,他更相信自己的自制力。如果没有想早起的念头的话,一个人该睡懒觉还是会睡。

明明去的不是很频繁,有些事却好像成为了习惯。

他的公文包里开始多出了一块雨伞的专属位置,手机上常常插着耳机,路过书店会进去寻找神座看过的书,会去精品店选发绳,甚至嫌弃喝了许久的速溶咖啡的味道。

他想和神座多说说话,谈论日常,抱怨枯燥的任务,分享有趣的玩笑,亦或是夸赞他的咖啡。

神座教过他技巧,但他把握不好用量,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味道。

神座放下咖啡,对日向道:"这也算是一种才能了。"

日向哭笑不得:"什么才能?尝试‘新生活’吗?"

"我认为这还挺有趣的,下次让你试试做蛋糕吧。"

"蛋糕?你会?"

"我会。"

"那你怎么不做,连菜单都没有,我都不知道。"

"做起来有点麻烦,再说这是咖啡店。"

"还真的是名义上的咖啡店啊......"日向已无力吐槽。

日向第一天问过神座咖啡的价钱,他说免费,一脸认真。日向只好按着其他咖啡店的价位留下零钱,神座也没拒绝。

日向还特意在手机里下载了播报天气详情的软件。如果是小雨,他会提前赶到咖啡店,帮神座盘好头发,和他一起忙进忙出地搬花盆,在店外给他撑伞,看他神情专注地修剪枝叶。即使他买了一把更大的伞,衣服也难免会湿,有了一次教训,他就去给两个人挑了同款雨衣,包含着他的一点点小私心。

神座接过雨衣时似乎很高兴,虽然还是面无表情,但眼睛明显亮起来,日向看着他蹲下身时,还小心地折起下摆,不让它们拖到地上。

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像是一辈子,熟悉的日常,习惯的人和事,怎么都不会厌烦。

---要是能和这个人过一辈子,只要是这个人的话......



在这里待习惯之后他才发现,神座远比他想象的厉害的多。

日向工作很自由,只要完成任务,人在不在公司都一样。公司和公寓都在反方向,离这里很远,自从发现了这个安静的小地方,每逢下雨,他都会撑着伞造访这里,要一杯咖啡,在柔和的音乐中完成工作。这个夏日阴郁的天气格外多,比起一个人待在家,在这里完成工作要有效率多了。

雨稍微下得大点,神座就不修剪他的花了,只懒懒地窝在柜台后看书,可以一动不动的待好久,偶尔动动手指翻个页。这时候就只能靠日向,多次听神座讲这些花,日向也熟知一二,起码他知道哪些花是需要天天浇水的。

他把自己公寓那盆可怜的千佛手也搬来了,神座把它照顾得很好,几天不见,已经大了好几圈,看起来饱满了许多。

等他浇完水,发现神座已经挪到他的位置,正在翻看他的程序代码。

"神座君,你能看懂这些吗?"

"接触过一些。"

"是吗。"

等他滑到最后,日向凑过去问道:"看起来怎么样?"

"有些不必要的语句可以去掉,比如这两行。"

"诶?不会影响吗?"

"上面的语句还生效,删掉没问题。"

"好,我改一下。"

"还有这里......"

日向跟着神座的指导,手法变得老练起来,节约了许多不必要的时间。有时做完一个,还会让神座帮他挑挑错误。

神座这样的人才,随便到哪个公司都能赚上一大笔,但他却自愿窝在这里,也不失为看透人生的一种方式。比起熬着身体赚钱,显然悠然自得的生活才是所有人的理想。

但转念一想,日向失笑:"神座君,你这是提前步入了老龄生活啊。"

"......我每天都会运动的。"

"不不,重点不是这个啊......"

日常还在继续,可夏天终究会结束。



雨下得越大,日向心里就越高兴。

在弥漫着咖啡香气的小屋里,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沙沙的翻书声。

雨下得更猛烈了,远方传来闷雷的炸响,突然一个湿漉漉的身影在雷光中冲进来。

她随意地脱下上衣外套,和雨伞一起粗鲁地扔向角落,微透的衬衫勾勒出姣好的身材。

她走向从始至终都没抬眼看她的神座,就要坐到他腿上,神座端起咖啡,轻巧地坐到日向身旁。

她豪迈地翘起腿,裙摆掀起危险的弧度,可惜唯一在场的两个男人对此漠不关心。

"神座前辈还是那么冷淡呢,许久不见连招呼也不和人家打一声,人家心都要碎了~"她的高跟鞋一点一点,和地板擦碰出有节奏的声响,卷着闷雷搅动着日向的思绪。

---太尴尬了,她似乎和神座关系很近,是女朋友吗?我在想什么啊,真是太傻了。

日向有些坐立不安,他一方面想知道他们的关系,那么他可以选择继续沉默地倾听这场单方面的对话,另一方面又理性地阻止自己深入下去。可他真是一秒也呆不下去了,也许神座在等着他自己察觉到,离开这里好留给他们相处的空间。

日向挽起袖口假装看了看时间,"神座君,我该回去了,咖啡很好喝。"他放下零钱,拿出雨伞,电脑塞了几次才全部挤进包里。走到门口,他鬼使神差地回头,少女正笑盈盈地看着他,他干巴巴地扯开个公式化笑容,撑起雨伞走进了雨幕。



最近他工作的时候总是走神,回过头就发现屏幕上多了许多重复的字母。

日向无奈地摸到右上角,删掉。

接连的雨天过后,阳光格外灿烂,万里无云,是适合出游的好天气。办公室里一直开着空调,吹得有些冷,他有些想念咖啡厅里温热的气流。

不是雨天,他就没有推开那扇门的勇气,仿佛雨是为他而下,成为一个借口。

本来就是无头无脑的开端,他一个人心动,一个人烦恼,一个人高兴,又独自一个人期盼着夏日的雨。他在这个夏天显得格格不入,却又如此普通。

手机循环播放着神座的曲子,他最喜欢的是一首钢琴曲。没有很大的起伏,从头到尾都很轻柔,似乎描绘了一个温柔的人,又仿佛讲述了一个普通人平平淡淡的一生,又好像他对他的一见钟情,悄然出现,细腻安然,没有躁动,慢慢流淌进四肢百骸。

这个多雨的夏季,给了他一场初恋的邂逅。

他偷偷给这首曲子命名为。

日向看着屏幕上重复的字母,右上角,删掉。

---神座出流,神座出流,神座出流,出流。

日向叹口气,合上电脑,结束又一天枯燥的日常。

---希望明天是个雨天。



等到再一次下雨,冲动还是压倒了理智。爱情的火苗不是一场大雨就能浇灭的,还不如神座亲自倒一盆冷水来得快些。

进门还是神座一个人,抱着书窝在日向常坐的角落里。今天他看的似乎是一本诗歌集,厚厚的一个小本,日向在他翻页时看见里面夹了几张摘抄的小纸条。

神座肯定知道是他来了,却没有丝毫挪动的意思。

---明明是我在生气,这算什么?不欢迎的意思?

他的恼火一下烧穿了理智和犹豫,大步走到神座面前,放下公文包,准备把他拽起来。

他忍了忍,"神座君,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"

"我坐在哪里都可以吧。"

---完美,给你十分,但是我生气,所以倒扣二十分。

"顾客的意愿更重要吧,现在我想坐在这里。"

神座沉默了一会,往旁边挪了挪。

---我为什么要来这里看那张让人生气的脸啊!

他打开电脑,思绪乱糟糟一团,一个字母都打不进去。为了解决现状,他决定问问旁边这个毫无自觉的罪魁祸首。

"你明知道我会来......"他要说什么,明知道我会来还待在那里?

旁边还有很多座位,这位置不是他一个人的。太过自然以至于他都忘记了,他不过是一位客人,经常来的客人,也许也算朋友?

日向的心突然坠入冰窟。

"那天,我发现坐你这里比柜台舒服。"

---那天......

"那女孩......"

"过客罢了。"

"...我也是过客吗?"

"你可以停下来,留在这里。"

"诶?"

---不可能吧,什么意思?是我想的那样?

世界上最美好的事,就突然发生了,让他措手不及。



恋爱的人都有点傻,这句话说的太对了。

日向冷静下来后,反反复复咀嚼神座的那句话,但他怎么想,都觉得神座只是表示他们关系比别人好点,亲密的好友关系?毕竟不是所有人的暗恋对象都会给予回应,而且还是同性,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吧。可他又不甘心,如果因为纠结就这么错过了,他肯定后悔一辈子。

连续失眠了几天后,他决定去确认答案。

走在路上,突然发觉路边的叶子已开始发黄,不知不觉,距他们相遇已经过了三个多月,夏天快要结束了。下雨的天气不再闷热,雨滴不再是微凉的温度,而风吹在身上又冷了些。

---夏天的暗恋会无疾而终,是谁说的来着?

日向停止胡思乱想,视线内出现了熟悉的小店。

---就这一次,不成功便成仁。

日向深吸一口气,撑着雨伞推开店门。

神座留出了他的空位,窝在旁边,还拿着上次的小厚本,纸张看起来有些松散,似乎被翻看了许多遍。

恰好换了钢琴曲,是他最喜欢的那首,清晰地传入耳中,甚至压过了外面的瓢泼大雨。

---如果失败了,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吧,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日向熟门熟路地放好雨伞,打开电脑,做在他惯常的位置上,不一会神座端来两杯咖啡,一杯加了牛奶和砂糖的放在他左手边。神座抱着书歪在他旁边,偶尔抬头看看他敲的代码,给他指点更简便的写法。

雨声渐渐听不见了,阳光探出头,在小店里洒下一片金黄,毛毛雨轻轻地滑过玻璃,转眼就消失了踪迹。

屋里不透风,空调孤零零的在墙上落灰,日向晃晃脑袋,删掉了他重复打上的字母。在悠扬的琴声里,困意逐渐上涌,直到最后如何失去了意识,他也没什么印象了。只记得胃里空落落的,便半梦半醒地说:"我饿了。"



日向醒来时,仍懒散地不想动。他久违地享受了一次无梦的睡眠,甚至萌生了可以直到天荒地老的想法。

雨停了不知多久,夕阳柔和地侵染了半边天空。

他躺在神座腿上,书悬在上方,还是那篇诗歌集。这回他看清了名字,简单的、富有灵性的、射入他心底的----。这本书神座看了很久,过几天便要拿出来翻一翻,写一写,他觉得神座已经把内容烂熟于心了。

他就这样睁着双眼,飘飞思绪,看着神座漂亮的手指和下颚,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,只余下两人交错的呼吸声。

神座抬起手臂,从桌子上捞来一盘蛋糕放到日向身上。他默默端着盘子蹭起来,把重量交给身旁的人。

"什么啊这味道......"

"不喜欢?"

"喜欢!超好吃!"酸酸甜甜的奶油,就像他的心情。

"嗯。"

"这样的奶油全世界仅此一家吧。"日向含着奶油笑起来。

"嗯,仅此一家。"

奶油好吃的他快哭了,心脏砰砰跳得很响,一如他们第一次相见。



雨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,乌云随着夜幕暗沉沉地笼罩大地。

"神座君,有喜欢的人吗?"

神座视线停在一点,"......有。"

日向坐起身,看着神座安静的侧颜,话到嘴边绕了几圈,又通通缩回了肚子里。他虽然想更进一步,却更害怕他们的距离拉远,这条线,他迟迟不敢跨过。

---日向创,你就是个胆小鬼!

他又吃了一盘蛋糕,望向窗外,自言自语。

"......雨还是没有停呢。"

神座合上书,回答了一句话,瞬间打碎了他所有的惶恐不安。

原来他什么都知道。

他说:

"那就住下来吧,一起看每场雨的彩虹。"

日向嘴角轻扬。

"好。"



这个夏季,以彩虹终结。

End.

我暗搓搓地问一句,你们想看神座视角吗?(不,别挖坑!)

还有盾子你可别搞事,快跟我走!(于是半路被我打包回家了)

评论(16)

热度(77)